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 >

媒体智库:跨越机体断裂的转型

时间:2019-11-08 07:1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神仙道不醉石 点击:
来源:《新闻爱好者》2019年第9期【摘要】传统媒体向智库转型,需要集聚各方面的高级人才,建立智库实体。这就要

【摘要】传统媒体向智库转型,需要集聚各方面的高级人才,建立智库实体。这就要跨越新闻机体与科研机体的断裂、宣传思维与智库思维的断裂、新闻客体性与决策主体性的断裂,研发出占据时代制高点的智库产品。

【关键词】泛智库化;媒体智库;媒体转型;智库实体;智库产品

所有社会机构都无法全面把握各种事务,难以单独正确制订自己的行动计划,也不宜自设庞大的研究班子作为脑库。因为自己研究自己很难跳出眼界如常的藩篱,巨额的研究经费开支也不堪重负。[1]独立智库的客体性却有天然优势,为深知社会隆替、评估各部门的决策,作出客观、正确的结论。媒体智库则更胜一筹:借助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谈兴衰、论荣辱,及时发现社会发展路径和隐忧,提醒人们预防或化解各种危机。

一、从传媒的泛智库化到媒体智库

自20世纪初,大量媒体开始重视时事分析,专注揭示各国动向,以期引领世界头脑。在媒体健康生长的情况下,它最大限度地搜集、披露事实,把听到、看到的现象忠实地记录下来,按照时序展示社会变动的真相。新闻从简单、拙朴的叙事发展到入木三分的深度报道,反映出事件的内幕和社会巨变,在不懈的进程中不断揭示社会前景。今天它所报道的错误结论,明天在披露的新事实面前自己就会推翻。那些确信美国全力反恐的媒体和西方智库,后来陆续看到美国的军用直升机运送恐怖分子,暗中向恐怖组织输送资金,在恐怖分子的仓库里发现大量美国武器的报道,随之改变了“美国坚定反恐”的立场。媒体这种泛智库作用,使之成为认识世界的望远镜与显微镜。

新闻每天都在揭示现实和预测未来,回溯和审视历史,不断证实社会的发展轨迹。各类智库研究人员都在报刊上寻找社会的变化,甚至十几年前有人在报刊上就对这些变化做过描述,深化了智库对社会变动的认识。许多势力曾为正义陈辞,为痛苦呐喊;还有的板着面孔发出不绝于耳的空话大话,倾泻虚伪的劝诱或阴沉的威胁……人类的一切思想与行为都在报刊上留下踪迹。任何丑陋、荒唐的势力都对报刊新闻之“真”垂头丧气,因为它们的谎言、煽动、残暴、伪装和愚昧的鼓吹都作为生活之“真”记录在报刊上,造谣的报纸也无法抹掉造谣的历史。媒体这种泛智库作用最终让人们看到所有真实和虚假的东西,为一切部门的决策提供深厚的背景,领教刻骨铭心的历史经验或教训。

智库学者可能抱怨一些新闻假大空,事件与数据的真实被篡改,但他们还是离不开传媒上丰富的信息。报刊之所以有时荒唐可笑,因为生活本身荒谬偏执(例如亩产万斤粮的新闻在1958年的报刊上成为最轰动的号外新闻);报刊有时令人欢欣鼓舞,因为生活中本身甜美;报刊经常披露阴暗和不幸事件,因为生活存在苦难和腐朽。报纸是无罪的,正如马克思所说,不要把社会的毛病说成是报纸的毛病,它只是对社会的再现。①鞭笞报刊无情地揭露社会疮疤,压制报纸为社会“治病”,常使管理者丧失摆脱困境的良机。

毋庸讳言,各类媒体都有虚假或错误报道,但透过多种媒体的重要新闻,人们最终能发现社会的动向,找到解决各类社会问题的答案。媒体这种泛智库功能,启迪西方新闻界人士最初在报刊内部成立专门小组,建立“专门从事公共政策研究的机构”,称为思想库、脑库、智囊团或智库(Think Tank)。[2] 媒体的泛智库作用不等于货真价实的智库,因为还没有建立研究机构,更没有形成营销研究成果的客户市场。媒体一旦建立了智库,每天都在观变沉机,探索政治、经济、科学技术和日常生活的变动,以合理的价格出售相关数据和分析报告,指导国家或许多社会部门的决策。

面向中国和东盟的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FT投资枢要部”(FT Confidential Research)是其中之一,以数据详实、观点客观中立而闻名。该部研究人员通过搜集经贸数据,在量化基础上为客户提供独家和可操作的投资意见。中国问题研究总编大卫?怀尔德(David Wilder)会讲中文,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拥有15年的金融报道经验,领导一个包括中国人、英国人和美国人组成的研究团队,致力于中国金融体系、宏观经济和消费市场的研究。东盟问题的主管安东?阿里法迪(Anton Alifandi)是印尼人,也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曾在伦敦和雅加达担任多年记者,主持一个由印尼人、马来西亚人、泰国人和菲律宾人组成的研究团队。[3]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