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资讯 >

长江经济带为什么不搞大开发?

时间:2019-10-09 23: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神仙道不醉石 点击:
“变化实在太大,原先这里还是一片干散货码头,每天桌上都有一层灰。现在环境越来越好,家里几周不擦都没事。

“变化实在太大,原先这里还是一片干散货码头,每天桌上都有一层灰。现在环境越来越好,家里几周不擦都没事。”居住在上海虹口区北外滩滨江附近的居民说。

江阴船厂被改造为滨江公园。 吕骞摄

拆码头、建公园,把江岸还给百姓。这样的情景不止发生在上海,长江沿岸的各大城市里,滨江步道与公园成为广受市民欢迎的休闲健身之地。

种种变化背后,是“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的实施。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

改革开放以来,岸线经济过度开发、长江流域生态破坏带来的洪涝灾害、环境污染与物种失衡,都让沿江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

以百姓心为心,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是党的初心,也是党的恒心。在长江经济带建设上,不忘初心,回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成为必然。

江城百姓:从“长江险”到“长江美”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从湖北省枝城市到湖南省岳阳县城陵矶段的这段长江,因属古代的荆州,得名荆江。这段“九曲回肠”的河道因地势低洼,泥沙在此大量堆积,导致河床高出两岸平原,形成“地上河”,每逢汛期便有“人在江下走,船在屋上行”的景象。

荆江洪水威胁,是历朝历代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长江流域蓄水能力的下降、极端气候异常天气的增多,让长江之险危及千余万江城百姓。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长江流域建设用地明显增加,岸线大规模开发,尤其是上游林地、草地等面积明显减少,中下游湖泊、湿地萎缩,如长江‘双肾’洞庭湖、鄱阳湖面积均有较大幅度减少。” 国家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修复联合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宋永会表示,总体上看,长江流域生态系统格局破碎化严重,涵养水源、调节气候、蓄洪防旱等服务功能呈退化趋势。

“新中国成立以来,仅长江中下游地区就有1/3以上的湖泊面积被围垦,总面积达13000余平方千米,约相当于五大淡水湖面积总和的1.3倍,因围垦而消亡的湖泊达1000余个。”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焕章也向人民网记者介绍,“千湖之省”的湖北省湖泊数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1066个减少到现在的182个,湖泊水面面积减少了60%。长江中下游原有通江湖泊102个,目前仅剩洞庭湖、鄱阳湖、石臼湖三个自然通江。

“历史上,长江的环境保护经历了两个关键点,第一个是1998年的洪水,让我们意识到长江上游生态保护的重要性。”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包存宽教授表示,此后我们开始了长江千里保护的工程,把它作为一个国家生态建设的工程去做。

而随着三峡工程的建成,长江中下游防洪体系基本形成,长江流域近年来再未发生大型洪灾。

人民网记者从三峡集团获悉,2010年和2012年,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洪峰流量均超过1998年,三峡水库充分发挥削峰、错峰作用,最大削峰40%,使荆江河段沙市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城陵矶水位未超过保证水位。

驯服水患,中华民族在与长江洪水的漫长斗争史中迎来阶段性胜利。复绿江滩,江城百姓再享长江之美。

在重庆云阳县,“冬天被水淹,夏天成荒坡”的岸边消落带,已经被33公里长的环湖绿道替代。54万亩长江生态屏障区,覆盖“一江四河”两岸、延绵670余平方公里的绿色生态屏障,既保护了生态,也给市民增添了绿地公园。

湖北宜昌段200多公里的长江岸线上,曾经分布着总长上千公里的沿江化工管道,并形成宜昌第一个产值过千亿元的产业。2016年,宜昌痛下决心,向“化工围江”宣战:沿江一公里范围内化工企业三年全部“清零”。如今,滨江公园内松树、梅花、文竹随处可见,绿草红花交相辉映,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休闲新去处。

在长江与黄浦江的交汇口,从上世纪60年代起,因战备和生产需要,上钢五厂炼钢产生的大量废钢渣回填形成了炮台山。如今,这里已被改造为郁郁葱葱的湿地公园,成为候鸟们迁徙路上的驿站,越来越多的市民更加直观地感受到“绿水青山”带来的巨大价值。

长江生态:从“大开发”到“大保护”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承载着中国人特殊的文化记忆与情感。上世纪80年代,一部《话说长江》曾在央视创下40%的收视纪录,一曲《长江之歌》唱红大江南北。

------分隔线----------------------------
推荐内容